男人到酒店,想要的不光只是性满足…
分类:R生活居

图/Shutterstock

男人到酒店,想要的不光只是性满足…

东京,御徒町,一九九九年春天。

我遇见了桃子。

如果是漫画的话,就会出现心型的对话框,是一场冲击力道十足的邂逅。福渡先生常常挂在嘴边的,「公司的终极武器」,一个在薄野新俱乐部工作了好几年的女孩。 

「在我认识的人那边工作,那里的头牌势力很大。她一直没办法发挥,我觉得很可惜,刚好她也在犹豫要不要离开北海道,于是我跟她聊了一下。听了我们这次的计画,她说,福渡先生,请一定要带我离开。这女孩一个人可以做出三个人的成绩,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气小姐。」

虽然说起来很失礼,不过桃子并没有长得特别美。

圆圆的脸庞,与其说漂亮,不如说是甜美撒娇的婴儿肥脸蛋,就算跟一直低头沉默的我在一起,也可以爽朗地说话,咯咯笑着,用太阳般的开朗态度跟我相处。对于福渡先生低级猥亵的发言,她也会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──让人觉得那些话好像并不是什幺猥亵的内容──很开心地倾听。跟这个女孩在一起,好像就会变得幸福,她总是自然而然地让人产生男性很容易产生的那种妄想,光用外表的评价无法道尽她的一切,这是桃子内在的魅力。

福渡先生一边搂着桃子的肩,一边豪气地说:

「常常上门的客人,与其说是要追求性的满足,不如说是要追求一种疗癒。男人要的是能倾听他那些没人要听的话、只对他露出微笑、像是可以暂时把现实世界丢在酒店外面似的,这些幻想中的女性。所以,并不是店里最漂亮的美人、业绩就能冲第一,而是要看有没有能力把客人从日常的世界切离,这也就是桃子的力量所在。」桃子看着福渡先生介绍的租屋物件,同时也顺便跟我面试。她如果能在我的公司工作,我当然很欢迎。福渡先生,干得好。我心里雀跃不已。

可是,她一回去,福渡先生的脸色就变了。「AV女星跟到府服务的小姐毕竟还是不一样。」像是快要蹦出来的眼珠,散发出钝重的光芒。「那女孩一定很好用,女星的素质也比以前还要高一些。一定、要好好赚一笔。」

真正的心声,听起来冰冷而空虚。

然而,我跟桃子一起生活,是自然而然的结果。桃子用公共电话打来我住的地方,是在她準备从北海道搬来的前一天晚上。

「那个,有件事想拜託石村先生。」

桃子柔软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过来。我把微波炉里的可乐饼拿出来。因为太烫了,所以像是拿着髒东西似地只掐着袋子一角,同时灵巧地用脸颊和肩膀夹着电话子机。「哪位?」我看了一下时钟,时间是晚上十点。

「啊,怎幺了?」

我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问着,听到话筒另一端传来投进十元硬币时,「洽啷」的乾涩声音。她好像是从车辆稀少的地方打来的,电话另一端很安静,能清楚听见她的声音。桃子像是在思考似地说了声:「那个……」然后停顿了一会儿,说:「有关租屋的地方,我现在还没找到比较好的房子。之前介绍的地方,隔壁邻居有点可怕。我在想不知道能不能拜託石村先生跟我一起去看房子?在决定住处之前,我明天开始想先找个便宜的旅馆住下来。」

乾净澄澈的声音,听起来有些沉闷。

凡事认真的桃子,还不能从事任何能写在契约书上的工作,是个未成年少女。在毫无地缘关係的地方,能借住的安全住所应该很少吧。等我回过神来,已经用连自己都感到吃惊的语气提议说:「不然、先来我家吧。」

位于新宿的套房,增加了各式各样的小东西。「虽然空间不大,不过就随妳用吧。」我迅速收拾散落在地板上的东西,桃子也很开心地笑着说:「谢谢。」就算她的行李入侵了狭小的房间,我也没有特别觉得讨厌。即使衣物柔软精的味道浓了一点也一样。就算房里充满了女性的甜美气味、像感染

疾病一样,得忍耐桃子的诱惑也一样。我出门的时候,洗衣和打扫都是她负责,房子比我一个人住的时候还要乾净。桃子自己也有身为同居人、两人要一起生活的自觉。更重要的是,无论是就异性而言,或者单就一个人类而言,我都很喜欢她。

「像跑去中途之家借住的妇女一样,抱歉。」

一点也不会,我用力摇头。大概是我的反应太夸张,桃子张大了嘴巴,可以看到口腔前后颤动的齿列。两颗大大的门牙像松鼠一样,像在大叫着「要不要去矫正一下」的不整齐牙齿。要是被那种牙齿咬到的话,好像会很痛。可是,我好想嚐嚐桃子所带来的那种痛楚。粗粗的眉毛蓬蓬的,看起来像正在伤脑筋的柴犬。如果被她盯着看,自己好像也会跟着觉得伤脑筋。

可是,这样很好。桃子的不完美是最完美的地方。

桃子的心和外表,两者之间的不协调。

……桃子。

圆圆的、柔软的,像一颗、真正的桃子。

本文出自:《最低。》尖端出版

男人到酒店,想要的不光只是性满足…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